心灵氧吧
心灵氧吧
心理保健
您现在的位置: 本站首页 > 心灵驿站 > 心灵氧吧 > 正文
走笔唐玄宗
[字号: ] 2020-12-09    阅读次数:

翻开厚重的中国历史,我们不难感觉到曾活跃在唐代历史舞台上、倍受后人关注的人物——唐玄宗。

唐玄宗李隆基应该算是一位集政治家与艺术家于一身的人物。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地品味一下,就会发现这位风流帝王的政治与艺术才能是阶段性的,他首先表现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后来才是一位档次不低的艺术家。

李隆基前期表现出来的政治才能,把武则天身后混乱的宫廷政治打理得非常熨帖。他接过了曾祖李世民、祖母武则天传下来的权柄,把李唐王朝推向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峰颠,走上了“开元盛世”的层面,使古老的东方帝国雄立于世界。

这是我们古代中国人最惬意、最扬眉吐气的一个历史时期,李隆基的政治豪情在这段广阔的历史舞台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我并不认可什么“女人是祸水”,“倾城倾国”之类的“女人误国论”这一千古话题。但是,在李隆基与杨玉环共渡爱河后,贵妃杨玉环纯真的浅笑、姣好的花容、丰腴的体态、柔娜的舞姿,业已消磨掉了李隆基的政治豪情。华清池畔的温馨、长生殿的缠绵。似乎更激起了李三郎的浪漫情怀。

在历代帝王中,不乏玩女人的高手,心理变态的色情狂更是大有人在。而李隆基对于杨玉环应当属别论。他们“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旦旦信誓,曾几何时感动着后世一代又一代痴男怨女。

他们倾心相爱,他们是那样的投入,那样的痴迷,已经进入了无他的境界。

什么边患频繁、什么朋党之争、什么藩镇节度使尾大不掉——烦、烦!烦透了!寡人顾不了那么多了,这自有别人去处理。

寡人创立的基业举世无双,无人能敌。寡人见过杜审言的孙子杜甫在一首诗里写道:

忆昔开元盛世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禀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织不相失。

瞧!这就是寡人的国家,这就是寡人的江山社稷,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寡人上不负列祖列宗,下对得起黎民百姓。寡人还有什么可耽心的。即使寡人躺倒不干了,又有何妨。

人生苦短,何处是良宵。说什么皇帝是真龙天子,是人中豪杰,完全是屁话!寡人也是肉身凡胎,也是活生生的人,和凡夫俗子一样,也有七情六欲。

整天坐在龙庭上,端着架势、君临于群臣兆民之上,做作着一种威严,实在无聊透顶,从现在起,寡人也潇洒走一回,玩他一码。

推倒如山的奏折、斥退饶舌的大臣,离开森严的朝堂。由原是十四儿媳、后成为自己爱妃的杨玉环相伴,良辰美景、红灯琼浆,安逸的思绪、浮艳的生活,李隆基从未感到如此的超脱,从他六十一岁的肌体深处涌动出一股前所末有的热流在灼烧着他。

他要找到某种方式来宣泄他心中郁积的激情。

他要一吐为快。

他感悟到了音乐和舞蹈的魅力。

擅长音乐的李隆基与对乐舞情有独衷的杨玉环这一对黄金搭档珠联璧合、揭开了大唐天宝年间辉煌艺术的大幕。

粗犷豪放的胡旋舞与悠扬动听的高丽乐展现着大唐辽阔的疆域、张扬着民族大融合的盛况。行云流水、富丽堂皇的《霓裳羽衣曲》更是恰如其分地表达着盛唐的臃荣华丽。

从皇城一角的梨园内发出的阵阵沁人心脾的艺术馨香,那里正上演由精通音律的李隆基策划、创作的戏剧、传奇,尽情演绎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人生况味。

天宝年间的唐都长安,是一个随处都孳生着艺术细胞的园地。

在唐玄宗李隆基的艺术殿堂上,集聚了中国封建社会最高水平的艺术精英。

李白、王维美妙绝伦的诗篇,炫耀着大唐山河的壮美与秀丽;颜真卿、张旭、怀素的书法,恣意着盛唐的华贵与放达;李龟年悠扬的旋律,吟咏出唐代最高亢的乐章;画家吴道子的吴带当风,飘逸起盛世的奔放与洒脱……

在长安城这一广阔的园地里,处处盛开着鲜艳的艺术奇葩,

全身心地投入导演天宝年间这台辉煌大剧的李隆基,没有料到在幕后,却有一只出没于塞北大漠草原的野狼,在窥视着这一幕幕的金碧辉煌……





    返回    打印     关闭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